四月的眼睛

上一篇 下一篇

【澄園·蟹宴】一年一度,已至五载。温一壶太雕,放一张黑胶,莺莺燕燕,面若桃花。虽然八爷说「只是到了應季,把那幾道熟識的舊菜做一做,燙一壺酒,約上老友,話幾句長情。這人間的冷與暖,在這菜里酒里,就又翻過了一頁。」

夕颜花今朝开了两朵,园子里的菊也都热闹起来,“干兰湿菊”,路人寸步难行,上天却赐了好花常开的美意。打落桂花无数,却好在叶老师的弄点次次电台去年的广播稿尚存「夜晚走过庭前,第二茬金桂散香。正值新米碾出准备冬酿,而陈年的酒也可以安然得起开,满满温上一壶,配这个时节的蟹那是正好。料理总是料和理不能缺一,蒸,古人用一把新鲜稻草做垫,素水清蒸,禾香蟹香穿堂绕梁。又是慢拆妙取,说上半晌体己话。陈酒微甜,趁着酒意,尝一尝蟹粉狮子头,而后就着蟹粉豆腐羹的温度,将酒气发散开来。夜色融融,时光静好,杯和盏的折光,莫不是这一年的衷肠,那么吟一折叫画可好?唱饿了,刚出锅的蟹粉拌面,也可以算得是今秋沪上的杜丽娘……摇橹轻舟江湖远,澄园蟹宴有泰安。跟着江南节令,不负美食不负君。」

席间谈笑,细品佳肴,仿佛轻舟过了万重山。景看了,身暖了,意会了。雨没有停,细水长流,莫不是另一种花好月圆。常常就是这样,把自己喜欢的拿出来与人分享,而喜欢这味道的人会留下来,就以为时光并没有走远。

评论(1)
热度(156)
  1. 黑色喷火怪四月的眼睛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美食精选四月的眼睛 转载了此图片
©四月的眼睛 | Powered by LOFTER